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人文学院09中文5班

欢声笑语,是我们友谊的见证,09中文5班,因为有你而精彩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流逝的青春  

2011-05-26 23:28:57|  分类: 青春祭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人物:李彦,男,22岁,A大大二学生。
   杨峰,男,22岁,A大大二学生。
   小雪,女,22岁,A大大二学生。
   李建国,男,49岁,工人。
  时间:大一后半学期。
    第一场
   [李建国坐在长椅上,闷头吃着手里的盒饭。李彦坐在李建国的旁边,两臂张开,悠闲的望着天空。
   李建国:(抬头看看李彦)饿不饿,要不来点?
   李彦:不了,你吃吧。
   [李建国继续低头吃饭。
   李彦:(不可思议的看着李建国)爸,A大的饭真的就那么好吃吗?你这都吃了第三盒了。
   李建国:那是,我当初念A大的时候A大的饭就已经很出名了。当时有很多同学念大学就是冲着A大的饭菜来的。
   李彦:你当初不会也是冲着A大的饭菜来的吧?
   李建国:当然不是。我当年来A大那是背负着你爷爷和你爷爷的爷爷以及全村人的殷切期盼才来的。那时候家里穷,念不起书,村里就出了我这么一个大学生,你爷爷那时候把我当宝贝一样的供着。临走那天,你东屋家的婶娘亲自把她摊了3天的烧饼交到我手里,嘱咐我饿的时候就吃,千万别客气。那时候我才感觉到我身上的担子有多重。
   李彦:三天的烧饼,的确够重的。
   李建国:(夹出一个肉片)最后一片肉了,你要不要。
   李彦:我不要,你吃吧。
   李建国:(把肉片放到嘴里猛嚼,然后打了个饱嗝)饱了,真的饱了。
   [李彦看看李建国,没有说话。
   [李建国掏裤兜找烟,李彦掏出一包烟递到李建国面前。
   [李建国惊讶的看着李彦。
   李彦:(淡淡的)我很早就开始抽烟了,只是一直没和你说。
   [李建国笑笑,拿出一根点上。又拿出一根递给李彦,李彦接过烟放到嘴边,然后又放了回去。
   李彦:在你面前我还是不抽了。
   李建国:(吸了一口烟)这次是你妈让我来的,她让我好好劝劝你,让你再好好想想。
   李彦:我已经想了好长时间了,不用再想了。
   李建国:(抽了一口烟)真的要退学?
   李彦:不是要退学,只是不想上了。
   李建国:这不都一样吗?
   李彦:一样吗?那就算一样吧。
   李建国:你想过退学之后要干什么吗?
   李彦:没想过。或许找份工作,或许换个专业。
   李建国:机械系不好吗?我当初就是从机械系毕业的。
   李彦:正是因为你是从机械系出来的,我才要远离这个专业。我可不想像你一样,一辈子守着一堆破铜烂铁和一堆根本看不懂的图纸过日子。刚才考试,我一道题也不会做,写了名字,交了卷我就出来了。
   李建国:(抽了一口烟)下次再有这样的情况不要写名字。
   [李彦看了一眼李建国,两人沉默。
   李建国:你说你不喜欢这个专业,那你说说你想学什么专业。
   李彦:不知道。 
   李建国:你看,你连你喜欢什么专业你都不知道,又怎么能做出正确的决定。你呀,还是太年轻,做事容易冲动。说不定哪天你会突然发现原来机械是如此有魅力的一个专业。
   李彦:我都学了一年了,也没发现它哪里有魅力。
   李建国:凡事都需要挖掘的嘛。
   李彦:本身就是块盐碱地,再怎么挖掘也种不出好庄稼。白费那事干什么。
   李建国:(沉默一会儿)你就不能再坚持坚持,哪怕先把毕业证拿下来。
   李彦:与其浪费我四年的青春来换一张我压根用不着的毕业证,还不如直接到胡同巷里买一张假文凭,方便又快捷。
   李建国:可那终究不是真的啊。
   李彦:现在这个社会真假还有什么区别。算了,我下午还有课,要没什么事,你就先回去吧。
   李建国:你看,你现在还知道上课,这就说明你还是很热爱学习的。你再好好考虑考虑。
   [李彦点点头。
   李建国:(把烟交到李彦手中)想不通的时候就抽一根。我当知青那会儿,就是一边蹲在地里拉屎一边抽烟思考人生和未来的。
   [李彦接过烟,李建国下。
   [李彦点燃一根烟,蹲在地下,看着天空抽了起来。
   [杨峰上。
   杨峰:干嘛呢?
   李彦:思考我的人生和未来。
   杨峰:哟,这可是一个大问题。思考出什么来了吗?
   李彦:恩。
   杨峰:说来听听。
   李彦:人这一辈子啊,就跟这抽烟一样,抽进来的是废气,吐出来的还是废气。
   杨峰:有哲理,不过如果我们吸进去和呼出来的都是氧气的话,那这大气污染、臭氧层空洞还有这温室效应不就都没了,那我们还活个什么劲啊?
   李彦:照你这么说,我们这一辈子就是为了这些破事而活的?
   杨峰:那当然。人这一辈子就是要不断的制造麻烦和不断的解决麻烦。要是少了这些麻烦,那我们活的岂不孤单。
   李彦:我发现你比我还能贫,大道理一套一套的。
   杨峰:那是,咱初中的时候可是政治课代表。马哲分数从来没有低于90分的。怎么样
   要不要我再给你解释一下马克思的著作。《资本论》第一章,第一节……
   李彦:行了,行了,杨峰,我服了你了。你在我心中属于神一般的人物。你以后要是办讲座,我一定给你捧场,但是今天就免了。
   杨峰:呵呵,就知道你小子怕这个。你爸走了?
   李彦:走了。唉?你这点应该在宿舍睡觉的,怎么出来了?
   杨峰:(坐下)别提了,张番羽又在宿舍看毛片,音响开的整栋楼都能听见,就差搬到大大街上去了。我烦,所以出来走走。
   李彦:谢天、谢地还有欧阳他们呢?
   杨峰:谢天、谢地兄弟俩去教室上自习去了。欧阳那小子又跑出去泡妞了,临走的时候还顺走了我200块钱,说他今天一定要有点实际性的进展。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。
   李彦:得了吧,就他那点胆。顶多摸摸人家的上半身,还是隔着衣服那种。女朋友都交了
   两年多了,连手都没敢拉一下。
   杨峰:不,我看他这次是下定决心了,他把家伙事儿都带了。
   李彦:是吗?那得赶快给派出所打个电话,让他们提前做好准备,一旦出了事,他们也能在第一时间赶到现场。
   杨峰:你是说欧阳能把那姑娘怎么样了?
   李彦:我是怕那姑娘把欧阳怎么样了。欧阳含辛茹苦的保守了20多年的处子之身不能因为那姑娘的一时冲动而毁于一旦啊。
   杨峰:得了吧,他都窝囊了20多年了,你也该让他雄起一回了吧。
   李彦:你这是劝人向善还是诱导青少年犯罪啊。你要知道,国家培养一个处男是多么的不容易,其待遇堪比大熊猫,属于国家级保护动物。我们应当珍惜、爱护他们,而不是鼓励他们。(拍着杨峰的肩膀)年轻人,要节欲啊。
   杨峰:去,臭贫。你小子还不是身陷泥潭。
   李彦:正因为身陷泥潭方知后退无门。(作祈祷状)万能的主啊,原谅这些无知的人类吧,他们亦是身不由己。所谓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,色色空空,空空色色。善哉,善哉。
   [两人相视而笑。
   杨峰:说正经的,你这次考试有戏吗?
   李彦:没戏,又交了白卷。你呢?
   杨峰:我也没戏。已经三门不及格了,明天的考试再挂科,就该试读了。
   李彦:我和你一样。晚上复习吗?
   杨峰:复习?我是地球人,听不懂火星话。
   李彦:小雪前几天刚发了奖学金,要请咱们吃饭。晚上你带着陈佳佳一起来吧。
   杨峰:我一定去。至于陈佳佳,要带你们带,反正我是不带。
   李彦:怎么了,闹别扭了?
   杨峰:没有。分手了而已。
   李彦:分手?什么时候。
   杨峰:昨天。
   李彦:为什么?
   杨峰:原本我以为我找了辆私人轿车,开过之后才知道原来是辆公共汽车,200块钱一趟,还是优惠价。
   李彦:你是说陈佳佳是做那个的?
   杨峰:做哪个的都无所谓,这也是一种职业嘛。我只要有酒喝,有好东西吃,其他的一概不管。说吧,晚上什么时候?
   李彦:老时间,老地方。
   杨峰:行,那就这么说定了。
   [李彦和杨峰各自点燃一根烟,头看着天。
     
  第二场
   [李彦与小雪坐在长椅上。
   小 雪:你的意思是说陈佳佳是做小姐的?
   李彦:恩,杨峰说的。
   小 雪:怪不得呢。
   李彦:怪不得什么?
   小 雪:哦,陈佳佳晚上从来不回宿舍住,说是到她姨妈家去住。早上很早就回来了,虽说上课从来没有迟到过,但很容易看出来她气色不好。而且,从她的床上经常能看到一些土大款的名片。以前总觉得她有点神秘,现在终于知道为什么了。
   李彦:这种事怨不得她,一个人一种追求嘛。
   小 雪:杨峰他没事吧。
   李彦:没事,能吃能睡,他好像受影响不大。
   小 雪:那就好,晚山给他好好补补。
   李彦:这样也好。
   小 雪:对了,你和杨峰已经3门功课不及格了,要是再有一门挂科的话,你们俩就该试读了。
   李彦:我知道。
   小 雪:明天还有最后一门,你们俩有什么打算?
   李彦:没什么打算,走一步算一步呗。
   小 雪:今天晚上允许你们喝酒,但是不能喝醉。明天上午我陪你复习,一定要让这一门过了。
   李彦:你明天上午不是还有考试吗?

小 雪:我那门考试考不考无所谓,现在最主要的是解决你的问题。李彦:小雪,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。 小 雪:什么事? 李彦:我想出去走走。 小 雪:可以啊,我陪你。去哪? 李彦:我的意思是说离开这里,离开你们

/*160*600,创建于2010-11-15*/ var cpro_id = 'u280288'; -


   小 雪:我那门考试考不考无所谓,现在最主要的是解决你的问题。
   李彦:小雪,有件事想和你说一下。
   小 雪:什么事?
   李彦:我想出去走走。
   小 雪:可以啊,我陪你。去哪?
   李彦:我的意思是说离开这里,离开你们所有人,抛弃一切,出去走走。
   小 雪:为什么突然会有这种想法。
   李彦:没什么,只是觉得有点心烦。感觉这不是我要的生活。
   小 雪:你要的生活,你想要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?
   李彦:不知道,所以才要出去走走,或许能找到。
   小 雪:那如果你找不到呢?
   李彦:找不到就继续找呗,总有一天会找到的。
   小 雪:那你什么时候走?
   李彦:明天吧。
   小 雪:可是你明天还有考试呢。
   李彦:我知道,考完试再走。
   小 雪:好,到时候我送你。
   李彦:你不拦我吗?
   小 雪:我为什么要拦你,你只是出去走走,会回来的。
   [李彦看看小雪,小雪靠在李彦的怀里。
    
  
   第三场
   [李彦抱着吉他坐在长椅上。一束光打在李彦的身上。李彦弹着吉他,唱起了朴树的《那些花儿》
   [李彦唱完之后,舞台灯光亮,画外音响起:喂,喂。TESTING,TESTING。现在广播通告,现在广播通告。依据校领导的指示,我校于今日下午进行了“宿舍文化、卫生大检查”。在这次的检查中,检查人员从男生宿舍搜查出各种型号,各种样式的望远镜100余个。而在女生宿舍中,发现望远镜200余个,这是我校自建校以来,女生宿舍望远镜数量第一次超过男生宿舍。希望各位同学能以此为戒,提高警惕。将精力多多用于学习当中,并且努力提高自己的思想品德修养,谨防此类事件再次发生。谁的望远镜被没收请于晚饭后到各楼楼长处领回。特此通知,完毕。
   [李彦听完后,无奈的摇摇头,下。
  
   第四场
   [杨阳走在前面,小雪追上。
   小 雪:杨阳,你看到李彦了吗?
   杨峰:李彦,他不是走了吗?
   小 雪:走了,去哪了?
   杨峰:他说他要出去散散心,去哪没说。怎么了,他没和你说吗?
   小 雪:他和我说了,但他说他考完试再走的,我还要去送他呢。
   杨峰:他中午回来之后,拿上行李就走了。
   小 雪:中午就走了?他为什么不告诉我呢,我答应过要送他的啊。
   杨峰:呵呵,他你还不了解。要走他是不会告诉任何人的。你放心好了,他说他只是出去散散心,过一阵子就会回来的。
   小 雪:我知道他会回来,可是我还是想去送送他。
   杨峰:(扶着小雪坐下)好啦,他都已经走了,就不要在想那么多了。
   [李彦背行李上。
   李彦:杨阳,小雪。
   杨峰:李彦,你不是走了吗,怎么又回来了?
   小 雪:李彦,你怎么回来了?
   李彦:我到火车站发现我兜里没钱了,你们能借我点钱吗?
   杨峰:(掏出自己的银行卡)这里面还有点钱,你先拿着用吧。
   小 雪:我过几天把钱打到你的卡上。
   李彦:谢谢,回来我一准还。
   小 雪:李彦,你真的要走吗?
   李彦:只是出去散散心,我会回来的。
   小 雪:你一定要回来。
   李彦:我会的。那我就先走了。
   [李彦下。
   杨峰:李彦,回来的时候别忘了多带点好吃的。
   李彦:放心吧,走了。
   杨峰:(看着小雪)放心吧,冲着这些钱,他也会回来的。
   [小雪看着杨阳,两人相视而笑。
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by嘉欣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